美国人的政治生意:制裁伊朗委内瑞拉之后,本国石油大卖!

如今美国的所作所为终于获得了“回报”:因遭遇制裁,伊委两国每日原油产能下降176万桶,对此美国决定在未来5年增加原油出口,以“稳定市场”。

伊朗和委内瑞拉,两个看似没什么关系的国家,因为同遭美国制裁被联系在了一起。先是费劲心机撕毁《伊核协议》,而后又借马杜罗政府危机干涉委内瑞拉,如今美国的所作所为终于获得了“回报”:因遭遇制裁,伊委两国每日原油产能下降176万桶,对此美国决定在未来5年增加原油出口,以“稳定市场”。目前美国石油出口的日交易桶数已经开始小幅上涨。

美国人的政治生意:制裁伊朗委内瑞拉之后,本国石油大卖!

(图为:美国炼油厂)

  • 页岩油技术的突破为美国石油工业的恢复创造了条件

美国曾经是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石油自给率不到一半。2008年之后短短几年间,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双双跃居世界第一,不但实现了能源自给,还大量向外出口石油天然气。这就是页岩油在美国曾经创下的奇迹。2018年12月,美国又凭借页岩油,继数十年之后再次实现了石油净出口0的突破。

美国人的政治生意:制裁伊朗委内瑞拉之后,本国石油大卖!

(图为:开采作业中的美国石油工人)

  • 有分析也同时指出,美国原油出口量的反超可能是暂时现象

页岩油气开采技术的进步,使得美国开始有底气动用石油武器——此举曾是中东产油国重要的政治经济武器。早在特朗普前任奥巴马执政时期,就已经确定了2020年大幅度削减美国原油进口量、增加美国原油出口量的基本政策。在特朗普执政后,为了响应国内能源巨头的需要,继续推进了美国的“石油2024计划”——即目标在2024年在石油出口数量方面超过沙特阿拉伯。

2015年,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美国石油公司之间,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石油战”,交战的双方就是传统石油和页岩油。这导致国际油价暴跌40%,一度维持在每桶44到46美元的低位。期间,波斯湾“油霸”沙特阿拉伯一改减产策略,希望通过保持创纪录的石油产量将竞争对手和成本偏高生产商逐出市场,以捍卫石油市场的占有率和秩序。

美国大小企业的页岩油生产成本在每桶30至60美元不等,沙特每桶石油生产成本仅10美元。然而,OPEC最终也未能完全打赢这场石油大战——2016年底,以沙特为首的13个OPEC产油国与11个非OPEC产油国签署减产协议,重新回到过去以减产提振油价的道路上去,美国则凭借技术和政治上的强势,在石油价格主导权的争夺中再下一城。

美国人的政治生意:制裁伊朗委内瑞拉之后,本国石油大卖!

(图为:设置在美国德州的石油钻井)

  • 得益于页岩油技术,德州的石油井数量上升迅速

阶段性目标实现之后,美国就将目光瞄准了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政治和石油上的对手。伊朗近些年积极向亚洲方面国家(如中国、越南)输出自身的原油,美国石油开拓亚洲市场的压力较大;而委内瑞拉是美国最大的原油出口国。俄媒RT透露称,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甚至直接承认:干预委内瑞拉事务就是为了石油!“若能让美国的石油公司在委内瑞拉投资并生产石油,将对美国经济带来巨大的好处。”

美国借口其与伊朗在伊核问题上的一系列分析,对伊朗实施的石油出口制裁。进一步,美国在其控制下的沙特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宣布加大产能以弥补部分伊朗被制裁而出现的缺口,假惺惺摆出“控制高油价”的姿态,为本国页岩油气的出口量增长创造条件。而委内瑞拉方面,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能源企业“国有化运动”以来,其国内的石油国企的生产技术水平依然停留在当时的技术水平上。由于委内瑞拉国企的高度贪腐,石油生产的提升几无可能。在电力战、外交战、经济战的制裁下,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进一步受限。可以说,通过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强势打压,美国石油迎来了一个在“稳定高油价”下快速发展的机遇期。

(图为:特朗普竞选宣传照)

  • 当然,制裁的根本目的依旧是保证政治集团的利益

借助对能源巨头的利益保证,“MAGA”口号下的特朗普政府对于石油市场的干预也可以视为其为中期选举做出的针对性准备。美国石油产业的崛起,有利于特朗普政府在获得能源巨头支持的同时制造更多的工作岗位、提振国内经济,以上举措都十分利于收获中期选举时的选民选票。

"美国人的政治生意:制裁伊朗委内瑞拉之后,本国石油大卖!"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